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HES 人文经济学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HES 人文经济学会 首页 首页 查看内容

人文经济学——不用数学的经济学

2019-7-18 17:1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2| 评论: 0

摘要: 人文经济学——不用数学的经济学,是想区别于数理经济学。数理经济学更接近于自然科学,它很客观,逻辑是唯一的是非判断,这和数学差不多。它没有价值判断,不讲道德,也缺乏人文关怀。20世纪以后的经济学基本上是沿 ...

人文经济学——不用数学的经济学,是想区别于数理经济学。数理经济学更接近于自然科学,它很客观,逻辑是唯一的是非判断,这和数学差不多。它没有价值判断,不讲道德,也缺乏人文关怀。20世纪以后的经济学基本上是沿着这条路发展的,所以学经济学的人必须精通数学。当然它并不脱离人的经济行为,不过在数理经济学中把人看成是一台计较利益的计算机,由此推导出一系列理论。它确实能够解释人类社会的许多现象,能够立足于科学之中。


本书不同于20世纪发展起来的数理经济学,它继承了亚当 ·斯密的传统,关心人在市场中的行为、追求、限制和人际关系,进而讨论人生、社会,涉及更广泛的领域。阅读本书不需要高深的数学基础,只需要有基本的逻辑推理能力。因此,通过本书来学习经济学,能够容易进入真正的经济学领域。本书讨论的问题都从我们的生活经验出发,所以是最容易学的,也是最结合生活的经济学。书中对问题的讨论,假定读者熟悉市场的各种现象,关心物价的升降、银行利息率的高低,寻找赚钱的机会,有过讨价还价的经验等等。我们假定读者是一个现代社会中的人。经济学可以帮助我们理解现象背后的规律。


什么是逻辑推理能力?在初中时候我们就学过几何学。几何学的目的就是培养逻辑能力。有的学校还教逻辑学,但是大多数中学并不教逻辑学。这并不妨碍人们逻辑能力的发展。一些基本的逻辑带有公理性。比如我们讨论物价的时候,物价的变化不外乎三种情况:上升、下降、不变。这就是逻辑。这种变化给我们带来的效果无非是有利、有害和没有影响,这也是逻辑。如果上升对我们有害,那么很可能下降对我们有利。如果下降也没利,那我们必定处于丝毫动不得的最优点上,这也是逻辑。同样的逻辑也可以用在进出口上。一些简单的逻辑能够大大地帮助我们去深入认识现象。


逻辑看似人人都会,其实需要培养。以后我们在应用逻辑推导结论的时候,会指出逻辑的结论如何不同于常识的结论。如果我们放弃逻辑的方法,就将处于模糊的思维中,很难走出迷惑。的确,经济现象是复杂的,是非多半是难以判断的。但是经济学的理论是非常清晰的、毫不含糊的。是非之所以难以判断是因为进入的因素很多,对它们的轻重缓急,相对的重要性估计不一样。经济学家之间常常有不同的观点,但这不是因为他们的理论不一样,而是对各个因素的力量估计不同。


经济学是由逻辑的大厦构成的,缺了哪一块都不行。从一个局部并不能看见全部。所以还要用更多的事实来补充。200年来,一代代经济学家就是这样不断地补充,完成了对这门学问的构建。我们现在回顾百年前他们讨论的问题会感到幼稚可笑。其实,如果我们没有这200年来的知识积累,我们同样会陷入类似的迷惑。比如金银财宝是财富,这没有人会反对,吃下肚去的面包也是财富,就有点令人费解了,甚至连理发、放贷收息都是财富的创造,就更难接受了。现在我们掌握的经济学的知识可说已经相当完备了,但是对动态问题,诸如对金融危机的形成和发展的认识还处于相当幼稚的状态,搞不清楚的事还很多,争论也非常之多。这本书也会指出哪些问题我们还不大清楚。


逻辑是我们求知时最重要的一把钥匙。最深奥最复杂的数学也是建立在最简单的逻辑之上的。经济学没有那么深奥,但是应用逻辑是一样的。当逻辑推导的结果和现实生活的经验不同时,我们是相信逻辑还是相信经验?专家相信逻辑,普通人相信经验。二者的区别就在于逻辑在获取知识中的作用。我们这本书就是用逻辑来说明经济学道理的一个例子。


本书和一般初等经济学普及读物的区别在于,讨论完全从日常生活出发,出发点是司空见惯的事物,但是里面却包含着重大的道理,往往是人们所忽视的。经过一步步的解剖,我们会逐步感觉新奇和惊讶,日常生活中竟有那么多的重大理论。再往前想,又会怀疑这样推导得出的结论是否太离谱,难道是正确的吗?想到这一步,我们离经济学就不远了。如果能够用理论来解释现象,我们的目的就算达到了。


前面说,通过这本书学经济学不需要任何预备知识,只要有基本的逻辑判断力,但不等于毫不费劲就能够学会经济学。相反,笔者希望读者能够认真思考,反复琢磨,给自己出题目,再由自己去找答案,最终能够成为经济学的行家里手。当然还不是经济学家,不能上大学的讲堂,但是能够对一般的经济问题发表中肯的意见。尤其是懂得这个世界是如何运转的,个人的利益动机如何推动社会朝好的方向或者坏的方向发展,也帮助我们理解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不至于陷入众说纷纭的迷茫中。一般认为,主流经济学是亚当·斯密(AdamSmith)创建的。他的不朽著作《国富论》(全名应为《国家财富的性质和起因的研究》)讨论经济学的两大问题:财富的性质和起因,这在现代主流经济学中反而很少被提到。其实这应该是经济学中极为重要的基本问题。亚当·斯密当时对这两个问题的看法,经过200多年的研究已经有了极大的进展。例如,亚当·斯密对价值的看法认为是由劳动量决定的,在他以后的100年中,包括马克思也都继承了他的看法。但是近100年来对商品价值的认识,已经由劳动价值改变到交换价值。现代微观经济学中的一般均衡理论就包括了商品的价格决定理论。一般均衡理论几乎成为微观经济学的基石,它要用很复杂的数学才能证明,这说明了数理方法对经济学有巨大的贡献,经济学离不开数学。


自亚当·斯密以来,经济学最重要的变革是19世纪末的边际革命。由于边际观念的引进,使经济学得以脱胎换骨。边际概念是用了微积分中的增量分析方法,特别是用偏微分中的增量分析。它研究当其他变量都不变的情况下,只有一个变量作微量增减时因变量的变化。数学一旦进入了经济学,就会立刻发挥巨大作用。它把各个变量之间的关系分析得极其透彻。比如商品的需求弹性,由于涨价相当于收入减少,因此商品需求的变化不但因本身价格引起,还由于对收入影响而产生的购买意愿发生变化(用Slutsky方程表示)。像这种复杂的关系如果没有微积分的方法是极难说清楚的。特别重要的是数学规划中求解极大化的方法给经济学指出了研究的方向。经济学的基本任务是求财富创造的极大化,所以数学规划在经济学中大有用武之地,这极大地改变了经济学。

由于数学对经济学的贡献,经济学越来越离不开数学。1969年诺贝尔奖增设了经济学奖。得奖的经济学家大多数都是精通数学的,有的本来就是数学家,如创建计量经济学的弗里希、物理学家丁伯根、兼有文学硕士和理学博士学位的萨缪尔森、任数学研究所室主任的康特洛维奇、任数学教授的德布雷。由于诺贝尔奖的引领作用,经济学进一步朝数理化的方向发展。现在想读经济学的学生必须有足够好的数学基础。经济学越来越数理化,越来越接近自然科学。经济学的这种发展方向,明显偏离亚当·斯密时代把经济学看成是人文科学的本意。亚当·斯密不但写了《国富论》,而且写了《道德情操论》。他本来就是逻辑学和伦理学的教授,和数学没关系。


亚当·斯密的一个重大贡献是承认自利的正当性,在一个市场制度中自利对社会是有利的。自古以来都认为自利有害于别人,认为生意人赚钱是不道德的。亚当·斯密的这一发现原本是伦理学的范畴。但是经济学的数理化将这个道理简化成经济人假定,并由此推导出整个经济学的理论框架。这和亚当·斯密的本意并不相符,也使现代社会步入歧途。中国改革开放中充分发挥了经济人的指导作用,取得经济增长的空前成功,但是也把全社会引入钱眼,一切朝钱看。物欲横流,买官卖官,恬不知耻,连踢足球的胜负都可以拿钱买。社会也陷入了"GDP"。环境保护、分配公平、社会公益,统统让位于赚钱。所以经济学要回归到人文性。这就是我写这本书的目的。


其实我自己也是从数学进入经济学的。1979年我推导出择优分配原理,1981年出版了油印小册子《择优分配原理及其应用》。此文原封不动地在20074月北京大学的《经济学(季刊)》再次正式发表。1985年在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了《择优分配原理:经济学和它的数理基础》。这本书以后又在商务印书馆和暨南大学出版社印了第二版和第三版。总销量接近十万册。


在择优分配原理中我证明了均衡价格能够促使资源最佳配置,这个证明回答了微观经济学中最重要的问题:为什么要均衡定价。拿数学来讲,因为价格衡量了商品的边际效用。在收益递减的条件下边际效用能促使资源最佳配置。而且公平竞争能出现均衡价格,所以资源配置不需要政府干预。我还发现普遍的最优化原理是一个择优分配的过程。约束条件下非线性最优化的一般方法--拉氏乘数法(LagrangeMultiplierMethod),就可以从择优分配的概念直接推导出来。这就给了拉氏乘数法一个经济学的清楚明了的解释。我进一步用择优分配的基本概念推导出动态最优必须满足的条件,即变分法中的欧拉方程。比如说,汇率调整中是一步到位还是逐步改变,哪个最优,就可以用动态最优的欧拉方程来回答。欧拉方程是变分法中的经典方程,它是用数学方法推导出来的,没有任何经济意义。我发现它可以用择优分配的道理来解释。在20世纪80年代,我研究这个问题是为了回答物价改革走什么道路最好,和现在的汇率调整问题十分类似。如果沿着当时我开辟的研究方向做下去,现在的我将是完全不同的一个人。但是因为中国经济改革的重大任务吸引了我,我决定放弃数理经济学的研究,转到经济改革的研究中来。1997年我出版的《中国人的道德前景》主要讨论市场经济中的道德问题。实际上我是从数理经济学转向了人文经济学。不过当时我自己也没有这样清晰的认识。以后又从经济学进入人权研究,回答了为什么市场经济必须以人权为基础,这更是人文科学中的问题。近年来我写的许多随笔,作的许多演讲,都在谈论经济学和人生、社会、国家、世界的关系,越来越朝人文的方向发展。我提出来资源配置就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又提出"钱尽其用"是金融业创造财富的贡献,要为高利贷平反,鼓励大家都去放高利贷,就能消灭高利贷,利息率就能市场化等等这些都是人文经济学的议题,不再是数理经济学的议题。


数理经济学和人文经济学最大的不同点在于,前者完全用客观的立场和方法,用自然科学的立场和方法去研究市场。自然科学中没有""""的价值判断,只有""""的逻辑判断。所以樊纲说过"经济学不讲道德"。他指的就是数理经济学。而人文经济学则以人的立场来研究市场,要回答的问题是,人应该建立什么样的价值观,人和人的关系应该是怎样的,自利是不是一定害人,社会和国家应该按照什么原则建立,什么样的制度能实现全社会的福利,人如何认识自己的人生,人生的目的是什么。这种研究已经跨越纯经济学,进入哲学、社会学、政治学等学科的交叉领域。这种研究不那么客观,它和时代背景有关。每个国家,在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任务,因而人文经济学在各个国家中研究的重点是不同的。而数理经济学则没有这种区别,它放之四海而皆准。经济学家的理论基础都是一样的,但是他们对现实问题的答案不同。因为从人文经济学来看,答案必定受环境的影响。亚当·斯密写的厚厚的《国富论》其中大部分内容已经和今天无关。他是对当时的环境有感而发。


经济学中有一个重大争论,即人的利他性如何在经济学中作出解释。其实,答案就在数理经济学和人文经济学的区别中。数理经济学把人看成经济人,是一台只讲自利的计算机。而人文经济学则把人看成人,他不但利己,而且也有同情心,愿意利他。如果能这样看问题,这个争论就不存在了。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数理经济学能够解释现实的花花世界是通过个人的效用函数来实现的。每个人的效用函数不同,有人喜欢吃甜的,有人喜欢吃辣的。虽然人人都追求效用极大化,但是表现出千差万别的现实世界。有人用效用函数来解释人的利他行为,说有些人的效用函数中包含了利他使自己得到的满足。这种说法和经济人的假设前提矛盾。如果一位经济人把利他包括在利己的效用函数里面,就不能有讨价还价,价格就不能形成,整个经济学大厦就倒塌了。比较好的说法是:人是社会的人,并不是一台只讲利己的计算机。王国乡进一步指出,道德可分为经济道德和人格道德。经济道德是人应该讨价还价,追求自利,但不损人。人格道德则包含利他的同情心。


人文经济学是经济学的一个分支。它属于经济学,讨论的问题是经济学的问题,包括如何通过合理的资源配置,提高社会财富生产的效率。但是它不同于经济学其他的分支,它从日常生活中每个人都可能有的经验出发,揭示经济学的奥秘。它的出发点是生活经验,不是基本公理。不论什么经济学,从出发点到达结论都要用到逻辑。由于出发点不同,结论虽然相同,但到达结论所走的道路是不同的。而且人文经济学讨论问题的重点也不同于数理经济学。人文经济学重在对生活和人生的理解,而不注重理论结构的严密和完整。


人文经济学的源头来自生活。通过用经济学的分析反过来更深入地懂得人与人的关系,懂得人生。主流经济学只讲经济学,不讲人生,好像经济学和人生无关。其实不然。因为人是生活在市场中的,每时每刻都离不开市场,不懂得市场怎么能懂得人生。读经济学的兴趣也在于此。因为它回答了许多人生的问题。


亚当·斯密首先谈了财富的性质,其次谈到财富的起因,也就是财富是如何创造的。在现代主流经济学中,这个问题好像是已经解决了的,不需要再讨论。但其实这个问题才是一个社会最最重要的问题。按照亚当·斯密的说法,劳动决定价值,那么想要更多的财富必须付出更多的劳动。所以改革开放前我国的经济政策建立在鼓励劳动的基础上。上山下乡、战天斗地就是这么来的。事实是失败了。改革开放后我们只说了市场化,其实就是通过交换赚钱。结果成功了。其之所以成功,是因为交换能够创造财富;通过交换,实现人尽其才,物尽其用。现代社会财富的主要来源不是更多的物的生产,而是人和物的最佳利用,这就是资源配置理论。现在世界上穷国还不少,他们应该如何致富?那就是市场化。中国的经验非常宝贵,但是还没有很好地总结出来。对过去失败的原因没有说清楚,成功的道理也似明似暗,没讲透彻。倒也有不少文章讨论中国的致富之道,可是外行人看不懂,没法普及。只有用普通人都能明白的逻辑才能说服人。


同一个经济学理论,在数理经济学里所用的叙述方法和人文经济学里用的方法完全不同。比如经济学中最重要的一般均衡理论,在数理经济学中证明它要用不动点理论。但是在人文经济学中可以从日常生活出发讨论它,这个理论解释了我们生活中最常见的经济现象。为什么我们用钱能够买到一切商品,从买粮食到买牙膏,都是一般均衡在起作用。由于有一般均衡的出现,一切商品都可以按照价格的反比互相变换。一件价值两元钱的商品可以交换两件价格为一元钱的商品。于是在一般均衡下,钱可以衡量各种商品的相对价值,或比较它们的稀缺性。在此情况下,各种商品可以用价值相加。于是便得出测量GDP的可能性。日常生活中钱能买到一切商品,证明了均衡价格是正确的价格。别的价格无法衡量商品的相对稀缺性,或它的交换能力。这就解决了纠缠不清的价格理论问题。


在数理经济学中证明需求线的存在要用到复杂的数学推导。先要用无差异曲线,用边际效用递减,用收入限制,然后是家庭效用的极大化,用非线性最优化理论决定商品的购买量。在人文经济学中,用拍卖报价就能看出需求线的存在。虽然很不严密,但是容易为普通人理解,也完全符合逻辑。在数理经济学中供需均衡决定最优价格,在人文经济学中通过拍卖和招标决定价格。后者解释了为什么这种价格是最优的,在这种价格下每一笔交易都创造财富,资源得到优化配置,也说明了交换是不等价的,是双方都赚钱的。这最终说明了社会的财富是如何创造的,回答了经济学中最主要的问题。


以此类推,关于货币的本质与作用、利息与贴现率的社会意义、为什么有凯恩斯理论、用计划还是用市场配置资源等问题,都可以通过人文经济学的方法,用生活经验给出最基本的解释。这就是本书的特点。它避免了难懂的数理推导,使得经济学能够接近群众,并希望帮助读者建立一个更加理性的精神世界。

相关分类

人文经济学-不用数学的经济学 ( 京ICP备13036415号-1 )

GMT+8, 2019-8-23 15:30 , Processed in 0.039396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